全国免费热线:400-123-4567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柿井一改平日的畏畏缩缩

发布时间:2018/05/03
 
  我们惊讶万分。因为这个人几乎从不会主动张口说话。
  笑子今晚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  真是个奇妙的夜晚。我不太清楚樫部平时的酒量,我和柿井几乎不喝酒,包括阿甘也不是酒量大的人。但是在这一晚,我们都“咕嘟咕嘟”地喝了许多薄荷朱利酒。这种酒略带些甜味,虽然清爽,但酒劲十足,还能刺激人的食欲。结果,我们喝了许多,吃了许多,
聊了许多。从早晨起像石头一样压在我胸口的若干担心(阿甘会不会像以往一样,在寒暄时跟笑子开些带刺的玩笑;柿井对于我们的婚姻或者对笑子,会不会出于某种不礼貌的好奇心而进行奚落等等,总之心中笼罩着无数恐惧),总算是我杞人忧天。不仅没有出现担心
的状况,屋子里的气氛反而异常地活跃欢快,感觉非常好。
  阿甘一次也没有捣乱,就像家庭剧中出场的性格开朗的租房人。柿井一改平日的畏畏缩缩,显得轻松随便。樫部尽管话语不多,显然也很喜欢笑子,而且似乎从这伙奇怪成员组成的晚宴中获得了巨大的快乐。要说笑子呢,她依然在不停地快速喝酒,不过,她那焦躁
不安的情绪竟然不可思议地平静了下来。她除了有时会突然唱歌,或把墙上的画取下来放在自己身旁外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不仅如此,她看上去处于轻微的兴奋之中。
“要是想赶上最后一班电车,咱们就该走了。”
  当阿甘嘴里冒出这句话时,屋子里的气氛难以形容。我们简直就像玩得正起劲的时候,突然被别人打断的孩子,这种不满顷刻间蔓延到四周。紧接着,我们又对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不满情绪而感到尴尬,或者说羞愧。随后,这些感情波动所带来的惊讶压倒了一切,
我们又把自己拉回到了现实中。
  “想起来了,还有冰激凌呢。”
  笑子说这句话时,大家已经回到了现实中。
  没有人想吃冰激凌,似乎像是没有尽头的夜晚突然落下了帷幕。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到外面。从家到车站步行需十三分钟左右,道路比较复杂,阿甘坚持说不用送他也知道怎么走,我想这也许是真的。阿甘这家伙方向感极强,他的这种动物性直觉总会大放异彩。而
笑子坚持要送到车站,我俩也能顺便走一走,所以便和大家一起在夜色中向车站走。每个人都一声不吭,但这并没让人感觉不舒服,只是觉得有些滑稽。我们无精打采地走着,笑子在我身旁手捧装冰激凌的大盒子,边用勺子舀着吃,边跟着我们默默地走。住宅区里看不
到人影,春天的夜晚温暖柔和,就像琼脂一样。
  打破这份宁静和谐的,不用说当然还是阿甘,这是他的一贯作风。当我们快到车站前的商店街时,阿甘突然站住了,说:“我要顺便去一个地方,有个朋友就住在附近。”
  “附近?在哪?” 我以前从未听他提过。
  “森口豆腐店的后面。”
  我从未见过有这么一家豆腐店,不过我很清楚,此刻无论我说什么也没有用。
  “多谢款待,笑子小姐。”
  阿甘迅速转身离开了,只有笑子对着他的背影使劲地挥手。
  看到柿井和樫部顺利地坐上了最后一班车,我和笑子开始溜达着往回走。最后一班车“吐”出来的人流,匆匆忙忙地往自家赶。附近有许多便利店,每次店门一开,从这些灯火通明的小店里就会飘出日式杂烩和中式包子的香味。
  “阿甘真笨。”笑子似乎觉得很好笑,“如今哪有那么多专门卖豆腐的店呀。”
  我只“嗯”了一声。真拿他没办法,错过了最后一班车,他到底想干什么。我想那个穷学生绝对不会打车回去的。
  “给。”笑子把冰激凌盒子推到我的面前。